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江东去

无缘读书却喜欢历史。专研技术却崇尚商业。与政治无缘却当了人大代表,为开放祖国喝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无缘读书却喜欢历史。专研技术却崇尚商业。与政治无缘却当了人大代表,为开放祖国喝彩得到的却是滿腹惆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饥饿是今生最深的记忆  

2017-04-08 13:04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饥饿是今生最深的记忆

現在這一代的年轻人大概很难想像
饥饿是什滋味了,然而打我 一出生,便一直饥饿的折磨,就連上学读书,都是有一沒一 地,好不容易咬,勒才硬撐了过来
都說年轻岁月是人生中的黃金時刻,我却始終連肚皮都填不胞。挨饿的滋味,我这輩子都忘不了。即使如此,我却从来不曾放弃过希望 和理想。

饿是童年唯一的记忆。家中的日子过的十分清苦,低标准年代,为了活命,病中的母亲只能带6岁的妹妹,投靠黑龙江密山县的姨娘求生,把2人的口粮省给我们........
好容易迎来2年好日子,毎周能吃上1顿饺子了,可文革风暴残酷的刮來,除了爭地主搞四淸之外,知份子「臭老九」是他們要打 倒的象,破四旧更是史无先例,全家因此也深受其害,抄家抄走父亲半生的积蓄;4个金元宝,家族世谱也被扫地出之一炬。至今,新修家谱只能凭父亲的记忆,续写到上三代,其余无从考证,家族传承历史断代,被毁的家族世谱记载了24代人,我属于第24世子孙。
1970年,初中还沒毕业的我,随家来到农村插落户,成为下放户。那时的下放户比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要苦的多,完全成为真正的农民,我17岁,毎天只能赚6分工,成年劳力每天10分,到年结算,每10分只有3毛2分钱,还有个别生产队干1天活还欠队里几毛钱。1年4季直不起腰,年终分配毎人口粮(毛粮)300多斤,根本吃不饱啊,一直到現在,每吃饭掉饭粒在桌上,我会习惯的用筷子拾起放进嘴里。1976年9月,我被抽调进兵团任排长,政变组织,活不累,吃的比在农村的家里好很多,既使这样,記得那時候开饭时的景象:沒有一大家不在飯吃,沒有飯桌椅,就端碗蹲在院子。菜盆里尽汤汤水水,山区又大,隨便一阵风就可以把得可以的菜盆吹得滿院子跑,大家就跟 追,飯菜全是砂粒。还有許多人嘴饞,到偷鍋巴來吃,有一回大伙儿湊錢來油,把一根掰分給我其中 一,我拿它沾汤来吃,真是好好好好吃!滋味之美妙, 当时发下了这样的誓:有朝一日我有了, 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油沾米吃它夠!

1979年,由云南的知青集体抗争,甚至卧轨,付出了生命的代价,換来了知青的大回城,我也沾光,回到阔别近10年的城市,被安置在工地做建筑工人,我是该公司最能干的工人,掙着最微薄的工资,连个媳妇都找不到,也娶不起啊。

冥冥中也許是老天的安排,有了下海创业的机会,我辞去工作,立志再也不靠出大力掙钱养活自己,再也不吃粗粮野菜,几年的打拼,这些都做到了,由于失去监管,食品根本不安全,換来肥胖多病的身体,半生饥饿造成对穷日子的恐惧,在心里根深蒂固,吃饭掉饭粒在桌上,我依然会习惯的用筷子拾起放进嘴里。

我就是这样从我那个時代里走出来的。每当我跟同学或与朋友再聊起 过去的點滴时,总觉不值得自夸,也不觉的自豪,好好坏坏, 全都是我们那个时代的写照。在那个破衣烂縷的時期,受苦的不光是 我一个人,贫困、落后、节食縮衣是每个人共同的記忆。

而这一代的年轻朋友虽然不再受物资拮据之苦,但是在精神上却承受 着比我们那时要沉重得多的压力。时代在变、人心在变,各种价值的 混乱和理念的变质是他們這一代人的困惑,不管這些压力是借什么样不 同的形式在考验着年轻人,我只有一句話送給他們:记住曾经的饥饿 心中一定要持理想。
我一直都相信:希望是人性中的善和人生中的苦所孕生出来的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2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